职工文苑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资讯动态 > 职工文苑 >

父亲的菜园

济能发集团 2021/06/02 20:02

小时候,家南有村里分的一块自留地,大约半亩左右。父亲在自留地上种上了瓜果蔬菜,除了全家食用,吃不完的蔬菜父亲整理好后拉到县城及附近集市售卖,卖菜的收入成了家里主要经济来源,全家人的零花钱及我们兄弟姊妹三人的学杂费皆来源于此。

忙完农活后,父亲的主要精力都用在这片菜园上,周六、周日写完作业我也会到菜园帮父亲照看菜园,为了方便照看菜园父亲在菜地里搭了一个窝棚,累了可以在里面休息。

有一年初秋的一个晚上,月光十分明亮,在菜园里忙完后,邻居们大都回家休息了。父亲和我摘完菜准备明天赶集,正要进窝棚休息,突然看到从地头进来一个人,轻手轻脚的走进茄子地里,弯下腰就开始摘茄子。我刚要大喊,父亲赶紧做了一个禁止的动作,我认为父亲没看见,小声说:“有人偷咱家的茄子。”父亲说:“我知道。”我有点丈二的和尚莫不着头脑。父亲默不作声,直到偷茄子的离开,父亲才说,那是你村东头的孙二婶,你孙二叔身体不好,常年吃药打针,家里还有三个孩子,咱就帮她家一把吧!我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,我感动于父亲的温暖善良。闻着芹菜和芫荽散发出的沁人心脾的清香,我甜甜地进入了梦乡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高中毕业后到了落陵煤矿当了一名煤矿工人,我就没法再帮父亲照料菜园了,而父亲仍一如既往地打理着那片菜园。

后来随着生活越来越好,我们姊妹三人也都相继建立了自己的家庭。而父亲也越来越苍老了,望着父亲满头的白发,全家都劝父亲别再种菜了,歇歇吧!父亲表面答应“不种了,不种了”。然而有一天我回家,看到我来了,父亲有些不好意思:“闲着也是闲着,种点菜锻炼锻炼身体。”看着苍老的老父亲我不仅潸然泪下,我明白,父亲对这片菜地有感情。就像对我们兄弟姊妹几个一样深啊!

再到那片菜地时,父亲已离开我们两年了,睹物思人,不仅泪如雨下。

█运河煤矿 郑传武